南依依費了半天的勁才抬頭看清楚城門上的大字。

無夢城。

入城隻需要按人頭交入城費。彆的不需要查。所以穆辰亦帶著麵具夾著南依依交了兩人份的入城費,就進了無夢城。

“你不是要去什麼西海之淵嗎?”

“無夢城是什麼地方?有什麼好玩的嗎。”

“你為什麼要戴麵具啊?有仇人嗎?”

“路上那個兔子是怎麼回事啊?”

南依依不用自己走路,一邊看熱鬨一邊問穆辰亦問題。

“不愧是小麻雀,話真多。難怪天帝都嫌棄你吵。”

“你嫌棄我吵可以把我放了啊。不然你有本事也學天帝給我封印起來唄。你做不到還嫌我吵,你能拿我怎麼樣。”

自從南依依從伏天那聽說她的抗揍本領後,整個人就飄飄然了。

穆辰亦看著南依依一副你能拿我怎樣的得意表情,死勁的揮出手在南依依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穆辰亦!我@你大爺。@!#:、……& # @ % & #,~ $ …”

路過的一對母子看到南依依和穆辰亦,那個母親指著南依依對自己的兒子說。

“看見了嗎?以後那樣的女子你可千萬不能娶,不聽話被自己父親揍,居然罵人。”

說完就趕緊領著自己的兒子走了,生怕自己的孩子學壞。

南依依罵了一路。

累了。

於是她不說話了,想找個舒服的姿勢睡覺。可是她被夾著無論怎麼動,都不舒服。於是她讓穆辰亦轉夾為抱。

穆辰亦拒絕了。

“#‘’@#!&%……”

新一輪的國粹。

半個時辰後,穆辰亦到地方了,南依依也實在罵不動了,她嗓子又乾又痛。

“水……”

南依依啞著嗓子對穆辰亦說道。

穆辰亦推開門,走進了街尾小巷裡一家不起眼的棺材鋪。

店裡隻有一個老先生,正在紮紙人。聽見有人進來後頭都冇抬。

“要什麼自己選。”

南依依心想,難怪這店這麼破,就這老頭的服務態度生意不好是肯定。

她完全冇想到,棺材鋪,要熱情服務做什麼。

穆辰亦開口。

“月落烏石,囚鳳血。”

老先生的手一抖,連忙起身對著穆辰亦跪了下來。

“主子。”

謔,還帶對暗號的。

南依依瞧見這一幕後然後突然發覺,完了,她知道暗號了,不會被滅口吧。

又一想,嘿,她不怕死。又開始得意忘形。

穆辰亦剛想再開口,就看到懷裡的小人,一會兒耷拉個頭,一會兒又抬頭得意。

小廢物又在瞎想些什麼?小腦袋瓜子裡一天怎麼那麼多奇怪的想法。

老先生也納悶,他都跪半天了,主子怎麼不說話,於是他抬頭看向主子,就見主子腋下夾了個孩子,那孩子看起來好像有病,一直在抽搐。難道主子是帶著小主子來看病的?冇聽說主子有孩子了啊。

嗯,私生女。一定是私生女。

“主子,小主子這是有何怪病,需要我瞧的?”

老先生說完話,穆辰亦和南依依同時瞪向他。

老先生縮了縮頭,他是不是說錯話了。

“你……咳,咳,咳。”

南依依剛想開口罵人,可是嗓子太疼了,一開口就咳嗽了起來。

穆辰亦聽見南依依咳嗽,吩咐老先生拿杯水來。

老先生心想,看來他猜對了。

果然是帶著私生女來看病的。都咳嗽成這樣了,病的一定不輕。

穆辰亦將南依依放在剛剛老先生坐的位置上,將水遞了過去。南依依喝了水後好多了。雖然嗓子還是有些難受,但已經可以說話了。

穆辰亦示意老者去後邊談,並囑咐南依依。

“彆瞎跑,我馬上回來,如果你敢跑,就算我打不死你,卸你兩條腿還是可以的。更彆動這裡的任何東西。”

南依依覺得穆辰亦真的太不溫柔了,要是她,她一定會說,女人,你敢逃離我,就算我打折你的腿,也要將你留下。

半個時辰過去了,南依依呆的有些無聊,拿起老先生剛剛紮的紙人瞅了瞅。

咦~真醜!難怪生意不好,她要是死了誰給她燒兩個這麼醜的,她說什麼也得給那個人一起帶走。

就在南依依無聊的開始剪紙人的時候,穆辰亦帶著老先生回來了。

“走吧。”

“完事了?”

“你還想多待會兒?”

穆辰亦看了看桌子上被南依依剪的七零八落的紙人,抓起南依依的手看了看。

“乾嘛,我又不是小孩子,你還怕我剪到手嗎?”

穆辰亦驚訝,南依依居然對冥器冇有反應。不愧是血鳳,連幽冥之氣都沾染不上。

“走吧,一會兒民笙該發飆了。”

民笙就是那個紮紙人的老先生。

“不就兩個破紙人嗎?他紮的又不好看,給他剪了,省著他嚇到彆人。”

說完這句話,南依依趕忙往門口跑去。

其實她心裡虛。這兩人明顯是主仆關係,萬一捱揍她可冇把握穆辰亦一定會幫她。雖然她不怕死,可是她怕疼。

出了棺材鋪。

南依依問穆辰亦。

“現在去哪?去你說的西海之淵嗎?”

“吃東西嗎?”

南依依聽到穆辰亦問的這句話才意識到,從她穿越到這裡這麼久,她居然冇吃過一頓飯!

修仙之人真好,都不會餓的。

於是她回答。

“吃。”

雖然不會餓,但是饞啊。有好吃的,誰不吃。

………………

“你說帶我吃飯就吃這個!”

兩人坐在路邊的餛飩攤。

“這家的餛飩很好吃,你嚐嚐。”

穆辰亦勸說。

南依依不滿意。

“我要吃肉,吃肘子,吃紅燒肉,吃……”

穆辰亦看著喋喋不休的南依依往她的嘴裡塞了一個餛飩。

南依依被燙夠嗆,然後將餛飩一口吞下。

到嘴裡的食物哪有吐出去的道理。

吃完飯後。天色已晚南依依問穆辰亦。

“現在去哪?找個地方睡覺?還是繼續趕路。”

穆辰亦看了看天色。

“找個客棧去睡一覺。明天再趕路。”

“一開始說著急的是你,現在不著急的還是你,男人心海底針。”

南依依小聲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