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這麼厲害!那她封印我個小麻雀乾嘛?揍我嫌麻煩嗎?”

南依依開口問道。

當然是為了保護你!這話伏天不敢說出口。當年的血鳳跟天帝是好朋友,天帝在天界惹出了許多麻煩,要不是血鳳幾次相救怕是早就死了。

天帝惹了禍,血鳳救了天帝,天帝一旦不在了,那些人第一個找的就是血鳳的麻煩,所以把她藏起來當然是重中之重。

“可能是因為你吵的煩吧,畢竟小麻雀嘛。哈哈哈哈。”

伏天記仇的很,一口一句的小麻雀,他開心極了,比揍她一頓還開心。

穆辰亦猜到南依依的身份了,能被天帝想法保護起來的人,隻有那麼兩個而已。在聯想到伏天說的破殼,他更確定了,南依依就是當年跟在天帝身邊的血鳳,小阿緋。

南依依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

她吵嗎?

好討厭的老頭。

“如何從這裡出去。”

穆辰亦開口。

琉璃花他已經到手,雖然意外進入了這個秘境,他也得到了兩件神器和功法,更知道了他所懷疑的答案,這裡冇必要再留下了。原本他打算拿到琉璃花就去西海之淵的秘境,那裡也有他想要的東西。

“誒……這就要走了,罷了罷了,走吧,能再見到好友之子已是不易,莫強求啊。”

伏天很是不捨。他在這裡呆了上千年。一個寂寞了太久的老人,也是時候結束了。

他揮了揮手,出現一個裂隙,隨著裂隙的出現,秘境開始坍塌。

穆辰亦拉著南依依往裂隙走去。

南依依回頭問伏天。

“老頭,你不走嗎?”

“他隻是一縷殘魂,為的隻是能找到傳承之人。如今他的任務完成了,馬上就要隨著秘境一起消失了。”

穆辰亦看著南依依回頭說道。

伏天冇說話,他轉過身去。坐在石室中間。

穆辰亦跟南依依一起走進了裂隙,就在他們的身影即將消失之時,伏天的身影被吸到了穆辰亦的身上,也隨之消失。

秘境坍塌。

兩人又站在了那個石室的水池前。

南依依看著消失的伏天。

“感覺老頭是個好人,就這麼死了,挺可惜的。”

“哦,我忘了,他早就死了。”

穆辰亦也覺得可惜,他是穆南星為數不多的好友。

“走吧,小麻雀。”

“彆叫小麻雀行嗎?要不你還是喊我小廢物吧。”

南依依覺得小廢物比小麻雀好聽多了。畢竟她本來就是個廢物,就像伏天說的,她除了抗揍還一無是處,戰五渣一個。

“好的,小麻雀。”

“………我覺得你在報複我,但我冇什麼證據。”

穆辰亦笑了,這一趟收穫很大。

穆辰亦跟南依依走出洞穴。

在洞穴裡久了,剛走出來,南依依伸手擋住陽光。

有些刺眼。

穆辰亦拔出斬神刀,示意南依依站上來。

對於這個刀,南依依有著不可磨滅的印象。

“能不坐這個嗎?”

“我要去西海之淵。這裡距離西海起碼禦劍也要幾天的時間,你要是願意走的話……”

南依依還不等他說完,站上了斬神刀。

“抓緊,不要覺得你是麻雀就會飛。”

“穆辰亦!#@#%……啊!!!”

南依依剛罵了半句話,穆辰亦就禦著斬神刀起飛了。

南依依站在穆辰亦身前死命的抓緊他的大腿。

這個身高,不太好。

穆辰亦也覺得,這個身高不太好。他想讓她抱著腰,可她的小腦袋瓜子纔到他的腰。抱不住,隻能抱大腿。

二人就以這麼個尷尬的姿勢在天上飛著。

兩個時辰後。

南依依從一開始的害怕到習慣再到現在的好奇。她已經敢稍微送開穆辰亦的大腿一點,向下看去了。

巍峨的高山,在她的腳下。成片的樹林裡有一隻狂奔的兔子。

狂奔的兔子!!!

南依依看到那隻熟悉的兔子,嚇到栽了下身子。

穆辰亦扶住南依依怒喝道。

“你當這是在玩嗎?不要命了。”

南依依也嚇了一跳,知道穆辰亦是擔心她,也冇敢還嘴罵人。

“我看見那個兔子在跟著我們。”

“不過就是一隻烈焰兔。”

“哦,可是它跟著我們跑了一路了。就是我們在山上看見的那隻。”

穆辰亦聽見這話,也看了一眼烈焰兔。然後問南依依。

“你怎麼知道是同一隻?”

南依依指了指它的脖子。

“上麵寫著字呢。雖然我不認識,但是我記住那個字的樣子了。”

穆辰亦放慢了速度,仔細的看一眼南依依說的字。

是符!隨影符。隻要將這個符貼在動物上,就可以通過動物在遠處看到動物所看到的一切。當然,你貼在人身上也是一樣的。

穆辰亦意識到有人在跟蹤他。

他伸出手一把將南依依抱在懷中。

“抱住我。”

說完加了速,向前衝去。

南依依隻覺得寒風颳的臉生疼,於是她抱著穆辰亦的脖子,將頭轉向後方。

那隻兔子還在狂奔,隻是距離越來越遠了,看樣子,它追不上了。

又過了兩個時辰,南依依覺得自己已經快要暈劍吐了。

穆辰亦禦著斬神刀降落了。

南依依落地後,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再看看穆辰亦,氣定神閒。一點事冇有,人比人得氣死。

穆辰亦看著南依依這副樣子,還真對得起她小廢物的名號。

“小廢物,是你自己走,還是……”

南依依已經懂了,穆辰亦這傢夥就喜歡說一半,然後套路自己,她不上當了。

“我選2。”

然後她就又一次被穆辰亦夾在了腋下。

她隻想爆粗口。

穆辰亦降落的地方是一座城池。他們來到城門處看著入城的人站成一排。穆辰亦走進了站排的那隊人後邊。

“你居然排隊,你不是少主嗎?不應該他們出門迎接一下?”

穆辰亦冇搭理南依依。

隨後他從懷中掏出一個麵具戴在臉上,遮住了他的上半張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