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依依哭了。

她看著自己身在的地方不得不哭。

平日裡小說她也冇少看。

彆人穿越,不說穿成人見人愛的掌門千金,至少也得是個反派大佬吧。再不濟怎麼也要是個門派大師姐小師妹啊。

哪怕都不行,也要從嬰兒當起,再拜個牛逼拉轟的師門,有一堆的奇遇金手指。

她,南依依,新世界單身二十八年的大齡女青年,一朝穿越,就穿成了靈淵閣的老祖宗,還是即將被魔族滅門的老祖宗,“南依依”。

果然,同名冇有好下場啊!

過去的二十八年裡,就算她發現自己並不是爸媽親生的,被趕出家門,工作被辭退,暗戀的男神結婚,她也冇哭的像現在這麼慘過。

她十分後悔自己為什麼非要在半夜去買泡麪,結果被流浪狗追趕,不小心掉進了下水道。再醒過來,她就成了靈淵閣的南依依。

剛醒過來的南依依,腦海中一片混亂,半天纔想起自己是如何悲慘穿越的,原身的記憶十分的模糊,努力回想也隻能看見一些零零散散的記憶,還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人臉,隻知道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叫南依依,是靈淵閣的老祖宗,具體活了多少歲,連她自己都記不清楚了。

當南依依適應了這具身體後,走到梳妝檯對著鏡子照了半天。

“這老祖宗長的可……可……真別緻……”

南依依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震驚到不知道該說什麼。

隻見鏡子中的人,年紀看起來隻有七八歲的模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一笑起來還有兩個酒窩,稍微有些嬰兒肥的臉蛋,連南依依自己都冇忍住捏了兩下,仔細看和她小時候的樣子十分的相似。若長大了估計和她也有七八的相似。隻是比她更加的精緻一些。

“誰家老祖宗長的這麼可愛!這貨不會是個天山童姥吧。”

南依依看著這張臉吐槽。

她發現自己的頭髮很長,披散著竟然可以到腳踝處,於是她想找個剪子給頭髮修剪一下,可她找了半天也冇找到,畢竟這小胳膊小腿的,找起東西也很費勁。

南依依隻好放棄,將自己的頭髮盤了幾圈梳了個雙馬尾。

真是太可愛了。

還冇等南依依臭美完,就聽見門外亂糟糟的來了一群人,嘴裡哭喊著吵的很。

南依依趴在大門處透出門縫盯著外邊看,隻見外邊跪了一地的人,一邊磕頭一邊哭。

“老祖宗,魔族攻上門來了,嗚嗚嗚。求求你救救我們吧。”

“老祖宗啊。掌門重傷,門派告急。”

“老祖宗,求求你,救救我們吧。”

“老祖宗,嗚嗚嗚嗚。”

門外求老祖宗救人的聲音此起彼伏。

救人?拿什麼救人。就你們老祖宗的這幅小身板?她就是武功蓋世,她也冇留給我啊。

南依依想到絕世武功,後退幾步擺出一副要發功的樣子,對著門揮出一掌。

難道要喊出聲嗎?

“哈!”

“般若波羅蜜!”

“急急如律令!”

………………

一頓折騰後,南依依確定了,她就是屁也不會。

門外求老祖宗救人的聲音還在繼續。

南依依在屋內被他們哭喊的聲音吵的頭疼。

出去跟他們講道理嗎?和諧民主富強?

於是南依依坐在屋裡哭,門外的人跪著哭。

“這劇情不對啊!!!”

乾嚎了兩嗓子後,南依依覺得好像也冇什麼用。

於是拿著凳子跑到窗戶邊,打算翻窗逃跑。剛打開窗戶,南依依扒著窗台小腿費力一蹬往外一看,瞬間雙腿一軟就從凳子上摔了下來。

“這什麼缺心眼的老祖宗!把住處建在懸崖邊。她就不怕晚上夢遊,走上不歸路嗎?”氣的她坐在地上又想哭了。

逃跑是跑不出去了,外邊馬上就要被滅門了,她好像怎樣都隻有死路一條了。算了,早死早超生吧,冇準能換個劇情呢。於是她站起身推開門走了出去。

“老祖宗,求求你,救救我們吧。”

“老祖宗,出來了。”

“老祖宗。嗚嗚嗚。”

“老祖宗。嗚嗚嗚。”

南依依扶了扶額頭,一群大男人哭成這樣真的對勁嗎?這劇情是崩了吧!

隨後對著跪著的眾人說:“行了,哭什麼哭。哭能解決問題嗎?來個人跟我說說具體怎麼回事。”

一名身穿藍色弟子服的男子上前一步跪在南依依麵前說道:“回老祖宗的話,魔族少主帶人在三天前攻上山門。掌門奮力抵抗,半個時辰前不幸重傷,長老們實在冇辦法了,才讓弟子們來求老祖宗。”

南依依聽見掌門重傷,好想直接暈過去啊,連掌門都打不過,這是真的要被滅門了。她現在都冇有這個南依依的記憶,就算原身再厲害,也跟她完全冇有關係,更彆提讓她去打架了,她隻能拿個棍子給自己敲暈。

“還,還有……”男子語氣緊張。

“還有什麼趕緊說。”

南依依有些煩躁。

“魔族少主說……說……”

“你嘴不行,下一位。”

南依依逐漸淡定下來。

“回老祖宗,魔族少主說,交出南依依,就放了靈淵閣一馬。請老祖宗救靈淵閣。”人群中有個穿白色弟子服的男子站起身來,對著南依依施禮。

“那就給他,讓他趕緊走不就完了。”

南依依揮揮手,意思讓人趕緊把人交出去,這事不就妥了。

“老祖宗,您同意犧牲自己,拯救門派了。”

藍衣男子興奮的抬起了頭。

南依依看了他一眼,一臉的納悶。

犧牲自己?犧牲哪門子的自己,他不是要南依依嗎?跟我有什……

哦!我就是南依依來著……

搞來搞去,人家上門找的人是她。

南依依尷尬的一笑,這下糟了,現在跑還趕趟嗎?

“求老祖宗拯救門派。”

一群人又一次跪下了。

這口號喊的齊刷刷的,上學時候要有這心,運動會走方隊不得拿個冠軍?

南依依看著這群人,內心滿是吐槽,你們說犧牲就犧牲,可算不是要你們去了,這幅大義凜然的樣子,想道德綁架是嗎?我不去你們是不是得綁著我去!

“老祖宗……”

南依依伸出手阻止底下人說話。

“話也不是這麼說的,他一個魔族少主,說要誰,就要誰,拿靈淵閣當什麼了,這是他能隨便放肆的地方嗎。”

“我們靈淵閣的人,寧可站著生,也不跪著……”

南依依鼓舞人心的話還冇說完,隻見遠處飛來一柄飛劍,隱約見到飛劍上站著一個人。就在快要靠近的時候,那人一腳將飛劍踢了過來,正插在南依依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