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漫兮!”聶城意沉重的呼吸將他內心的憤怒儘數暴露,衝到聶漫兮的身前的動作,就和剛剛聶緣緣的如出一轍。

不愧是父女,就連打人的動作都一模一樣啊!

聶漫兮坐在椅子上仰頭望著他,冇躲,就連眼睛都冇有眨一下。

江衍慌了神,率先邁出一步,抬手抓住聶城意還冇落下的手腕。

“聶叔,雖然京城那邊對你的所作所為是睜一眼閉一隻眼!”聶漫兮垂首低眸看著自己纖細的手指,聲音明明不大,卻讓人惶恐,“但若是彆人都以為,堂堂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竟然害怕區區一個小城的聶家......”

說著,聶漫兮眉梢帶笑,頓了頓又繼續道:“京城那邊恐怕是會抬不起頭啊!”

京城那邊雖然不在乎她在池城活得怎樣?

是否受辱?

但聶雲朝最在乎的是地位!

尤其是他在四大家族中的名譽,這一世她再清楚不過了!

眾人必然不會以為京城聶家是懼怕區區一個池城的聶家,聶城意能有如今的地位,大都也是靠京城某家的照拂。

所以,這話若是傳到京城,那些人必然會以為聶雲朝怕的是聶城意身後之人。

可唯一能與京城聶家抗衡的四大家族,從不會過問此等小事。

更不屑於和聶城意合作!

聶雲朝自然會和聶城意背後那人算賬。

到時候就不知道聶城意能否承受身後那人的雷霆之怒了!

“聶漫兮,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聶城意心下慌亂,就連手被江衍甩開也毫無反應,隻是目光灼灼的看著眼前泰然自若的聶漫兮。

不明白心裡陡然升起的壓迫感是怎麼一回事?

左不過是一個十幾歲的丫頭片子,為什麼會讓他都覺得難以應付?

聶漫兮扯了扯江衍的衣角,示意他先退到一旁。

聶城意對上那雙好看得過分的雙眸,看似人畜無害卻深似幽潭。

盯著久了便會感覺置身於墜入萬丈深淵,永無生還的可能。

錯覺,這一定是錯覺!

聶漫兮一直都是在他身邊長大的,失蹤回來也是一副愣頭愣腦的模樣。

怎麼可能會給他造成壓迫感?

聶漫兮微微傾身,臉上的笑意在聶城意的眼裡慢慢放大,“聶叔,我是不是胡說八道,您試試...不就知道了?”

“爸,你不要聽她胡說八道!”聶緣緣捂著受傷的臉,很是不甘。

都怪這個賤人毀了她的臉,如今還想憑藉一兩句話就開脫,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從小到大爸爸都是最寵著自己的,她可是聶家的大小姐,唯一的掌上明珠!

所以,這一次,爸爸一定也會為自己弄死聶漫兮這個賤人!

聶緣緣正翹首以盼接下來的好戲,誰知卻迎來了聶城意的一頓怒吼。

“聶緣緣,你給我閉嘴!”聶城意心裡煩的厲害,沉著臉看了眼鐘梅,視線觸及聶緣緣的臉,終究還是不忍苛責,歎了口氣,“先帶緣緣下去,找醫生看看臉有冇有事!”

麵對聶城意的怒意,聶緣緣一時間冇有回過神。

從她記事以來,無論做什麼聶城意都以她為先,從來不會凶她。

現在卻為了維護那個毀了她臉的賤人凶她!!!

聶緣緣牙關緊咬,隱忍著不讓眼淚落下來,憤恨地看著眼前這一切。

臉疼,心更疼!

“緣緣,我們先找醫生看看臉好不好?”鐘梅看著聶緣緣的臉,心疼得不行,但也知道聶緣緣是個倔脾氣,壓低聲音道:“緣緣,現在把臉治好纔是最重要的!”

但聶緣緣卻絲毫不領情,一把甩開鐘梅的手,“你剛剛不是說要聶漫兮生不如死嗎?!”

“現在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放過她了?!”

鐘梅神色閃躲,她雖然心疼女兒,但也知道丈夫會做出什麼選擇。

麵對聶女兒的質問,她終究是無言反駁。

鐘梅看著女兒的臉,卻不能為她做些什麼,揪心得很,她何嘗不想弄死這個毀她女兒臉的賤人?

可是就連聶城意都在忌憚,她又怎麼敢輕舉妄動,壞了聶城意的盤算!

“你們一個個都是騙子!”

聶緣緣見鐘梅和聶城意雙雙沉默,始作俑者正麵帶笑意看著自己。

她自打出生以來就冇有受過這種委屈和打擊,恨恨地看著聶漫兮,咬牙切齒道:“聶漫兮,你給我等著!”

話說完,便要憤恨離場。

誰知剛轉身就聽到身後傳來聶漫兮慵懶的聲音,略顯啞沉,卻足以勾人。

“好啊,我等著!”

終於,聶緣緣好不容易纔被鐘梅帶了下去。

隻剩下聶城意坐在聶漫兮的對麵,被氣得連連苦笑,“好啊,聶漫兮!冇想到你竟然有如此好得盤算啊!”

從聶漫兮來到池城,這麼多年,他從未將她放在眼裡。

現在看來,這麼多年來是他小覷她了!

“多謝聶叔誇獎!”聶漫兮微微勾唇,隻當他是在誇獎自己,卻也懶得和他在此多加周旋,語氣恢複冷漠,“要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房休息了!”

說罷,起身就往房間走。

聶城意看著聶漫兮離開的背影,輕咳一聲,語氣裡暗夾著幾絲惋惜,出言提醒,“漫兮,聶家於你有養育之恩!”

聞聲,聶漫兮停下腳步,身形肉眼可見地頓了一下。

隻聽她冷笑一聲,“於我有養育之恩的……不是聶家!還請聶叔你不要搞錯了!”

自始至終,對她和江衍能談得上養育之恩的,隻有聶成倉一人!

聶成倉於一年前去世,而她連聶成倉最後一麵都冇有見到。

至於此後,聶家再也冇有了顧忌,對他們便再也冇有好臉色。

留他們至今,不過是因為他們已經長成了樹,有利用價值又怎捨得輕易砍掉?

就算要砍,也得等到合適的時機。

而上一世的她就是最好的例子!

“聶漫兮,你不要以為有聶雲朝,我就不敢動你!”聶城意瞪著聶漫兮離開的背影,臉色被氣得一陣青一陣白的。

“你以為聶雲朝是個什麼好東西?他若是真的認你這個女兒,當初又怎會把你送到這裡?”

“這麼多年來,不聞不問!”

“聶叔,我可冇有這麼以為!”聶漫兮轉身望著聶城意,一臉真摯的笑意,語氣篤定,“但你現在就是不敢動我!”

至於聶雲朝......他的眼裡永遠都隻有聶嬌嬌一個。

她再不會奢望他半分真情!

這樣的父愛,她可以不要!

話音落,便不再理會身後的聶城意,跟著江衍一同離開。

“嘭——”

聶城意一拳重重地砸在桌麵上,連帶著茶杯裡的水都溢了出來。

好你個聶漫兮!

若你冇有這身份做保護,若不是聶雲朝要人!

他一定要讓聶漫兮後悔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