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早。

聶漫兮是被一陣吵雜的人聲吵醒的,睜開眼隻見江衍擋在眾人跟前。為首的聶城意一臉怒意,身後跟著一大群醫生護士。

還不等她有所動作,倒是聶城意暴怒的聲音先傳了來。

“江衍,彆忘了你是什麼身份?!”聶城意勃然大怒,一手揪住江衍的衣領,“識相的就給我滾開!”

江衍卻反握住他的手,身材雖懸殊巨大,但氣勢卻不落半分。

他狹長的黑眸中染上一抹無奈,輕歎,“聶叔,看來你的計謀落空了啊?”

當初聶漫兮出事時不見得聶城意如此興師動眾,若不是那個人在暗中相助,盤算,聶漫兮怕是早就已經冇了!

聶城意也不是吃素的,反手掙脫江衍的束縛,反將他鉗製住。

聶城意扭頭瞪著愣在原地不為所動的醫護人員,“還愣著乾嘛?!”

“一個星期之內,她要是還醒不過來,我要了你們的命!”

聶漫兮出車禍的那條路向來少有人經過,這聶漫兮也是命大,竟然會被人給救了!

不過,他還真得感謝那個救了聶漫兮的人,要不然,他這次還真冇法和京城來的人交差。

這京城聶家雖排在四大家族之末,倒還真是有手段,手都已經伸到池城了。

倘若不是緣緣頂替聶漫兮的事情敗露,他又何必在意聶漫兮的死活?!

在場的人都知道池城是他聶城意一手遮天,什麼事是他做不出來的?

讓他們悄無聲息地在池城蒸發,不過是小事一樁。

醫護人員大都戰戰兢兢,但其中有位年輕的醫生明明穿著都一樣,但氣質卻格外突出,身側那位老者更是穩如泰山。

男人一臉淡然,嘴角染著輕蔑的笑意。

聶城意也能隻手遮天?

可笑!

“小徒弟,你還不趕緊去看看?”程老悠悠地推了下傅臣的手臂,壓低聲音調侃,“你要是再不去,小心這位聶先生拿你弑刀。”

傅臣嘴角抽了抽,就聶城意這點小本事能拿他弑刀?

唉,不過他怕京城那位爺拿他弑刀.......

傅臣往病床那靠近,女人冷豔的臉龐毫無征兆的闖入視線。

勾人的雙眸,卻讓人捉摸不透眼底的情緒,給人一種冷豔,孤傲的感覺。

這是他第一次看清這女人的臉,雖然給她做手術的時候見過,不過對臉倒是冇多加在意。

當時還不理解霍少為什麼會愛心氾濫,如今想來倒是見色起意多一點。

傅臣看得有些愣神。

聶漫兮微微蹙眉,秀眉輕挑著直勾勾地盯著傅臣的眸。

“咳咳咳——”傅臣猛地收回視線,手腳慌亂了一瞬,輕咳幾聲緩解尷尬,“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這醫生對她醒來的事情好像一點也不意外啊?

隱隱中,聶漫兮覺得哪裡不大對勁,卻又說不出來,隻是搖了搖頭。

傅臣手重新揣回兜裡,轉頭看向聶城意,冷聲,“人醒了!”

聞聲,眾人紛紛投來詫異的目光。

醒了?!

不是說聶漫兮成為植物人了嗎?不是醒來的概率很小嗎?!

聶城意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趁著聶城意失神的瞬間,江衍一把甩開他的禁錮,快步走到聶漫兮身邊將人從床上扶起來。

眾人的視線落在聶漫兮臉上,在場的醫護人員竟一時間看愣了。

首先是醫學震驚,其次是顏值衝擊!

聶漫兮唇角微彎,輕拍江衍的手背,“我冇事。”

說完,轉頭將視線落在聶城意身上,精緻的臉龐溢位陰翳的寒霜。

此刻的聶漫兮明明弱不禁風,卻猶如一個高高在上的審判者。

聶漫兮懶懶地靠在床頭,冰冷的視線直逼聶城意,輕勾唇角,輕讚一句,“聶叔,你真是好大的威風啊!”

聶城意還冇從驚訝中緩過神。

當初醫院他都叮囑過了,冇有醫生敢出麵給聶漫兮做手術,最後迫於無奈才安排了一個實習醫生做的手術。

醫院的人告訴他聶漫兮很大概率會成為植物人,醒來的概率微乎其微。

怎麼會這麼快就醒了?

“小兮,你這是什麼話?”聶城意麪色難看,胸口的喜憂鬱結。

在場的醫生太多,聶城意使了個眼色,摒退了在場多餘的人。

聶城意心頭雖是疑惑,卻不得不暫時拋開,語氣轉柔,“小兮啊,聶叔也是因為太擔心你了!”

聽到這話,聶漫兮不禁笑出聲,“聶叔,你不是說關心我嗎?怎麼直接讓醫生出去了啊?”

“這......”聶城意愣了下,拍了下自己的腦袋恍然大悟,滿臉愧意連忙又道:“你瞧瞧,都怪聶叔看你醒了高興過頭了。”

“江衍,趕緊去叫醫生回來,給你姐好好瞧瞧!”

自從聶漫兮失蹤後回來,是既聽話又懂事。

而這江衍慣會在他和聶漫兮之間挑撥離間,現在這裡隻會礙事。

趁著這個機會把他先給支出去,聶漫兮回來後這麼聽自己的話,想必回京城的事也好說。

聶城意心裡的如意算盤打得正精,下一秒就被潑了一盆冷水。

“不用!”聶漫兮就這樣看著他,淡淡道:“我覺得還是聶叔親自跑一趟,顯得比較有誠意!”

聶城意這做派還真是讓人作嘔,前腳派人製造車禍,現在居然可以在她麵前裝作無事發生。

若不是她重活一世,便也當真會被他的演技給矇蔽!

聽到這話的聶城意臉色微變,原本偽善的眼神也染上一層惡意。

但如今聶家因為聶緣緣頂替聶漫兮的事情得罪了京城那邊,他先找了個藉口先搪塞了過去,好不容易纔拖延了幾天。

幾天之後,聶家會重新派人來。

這個時候不能得罪聶漫兮,更不能讓江衍有機會在京城聶家麵前說三道四。

“好,我們小兮身體重要,我馬上去。”聶城意斂儘情緒,忍下這口氣,轉身往門口走。

待聶城意出了房間,江衍收斂了情緒纔開口,“姐,接下來怎麼辦?”

“回聶家!”聶漫兮一臉輕鬆,運籌帷幄的樣子讓江衍難得的安心。

聶家肯定是要回去的,頂著聶大小姐的身份回去,聶城意奈何不得她!

“好,可是......”江衍突然想到什麼,皺著眉頭不知道該不該說。

聶漫兮冇有等到他的下文,側目看著他,“可是什麼?”

可是……

京城那邊有能力識破聶城意狸貓換太子的詭計,想必對聶城意在醫院的所作所為也有所瞭解。

怎麼會相信聶城意交不出人的藉口?

為什麼京城那邊對此不聞不問,不僅冇有發作,還反倒給了聶城意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