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這個年紀少女的房間不一樣,聶漫兮的房間陳設簡單,冇有多餘的裝飾。

江衍將聶漫兮送回房間,並冇有著急離開。

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視線落在聶漫兮身上,忍不住開口囑咐:“姐,你這幾天一定要小心聶緣緣!”

剛剛聶漫兮一巴掌將聶緣緣的臉毀了!

按照聶緣緣這脾氣,想必這事不會因聶城意一句話就善罷甘休。

聶緣緣從小到大都是被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定是咽不下這口氣。

誰知道背後又會使一些什麼陰暗的招數呢?

聶漫兮環視一週,“我知道,不過她掀不起什麼大浪!”

這裡的場景和當初一模一樣,隻是聽江衍說著不一樣的話,心裡多多少少有些感慨。

前世,聶漫兮被聶緣緣那虛偽的善意所矇蔽,也是在這個房間裡,江衍如同現在一般語重心長地勸導,告誡她千萬不要相信聶緣緣。

如今,她總算是識得了人心!

上一世聶緣緣和她交好後,哄得她去說服聶雲朝讓聶緣緣一同去到京城。

據說聶雲朝是看在聶城意照顧她多年的份上,這才讓聶緣緣在京城一中就讀。

如今細細想來,還真是諷刺!

不過,剛剛給了聶緣緣一巴掌,也不知道她這一巴掌會不會改變她心意呢?

“阿衍,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去京城?”聶漫兮坐在江衍身側,眸光裡閃著光,“到時候,我一定讓你在京城最好的學校讀書!”

上一世,她離開聶家後,江衍獨自一人留在這裡,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江衍為什麼會在那一年投河自儘,在他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這個做姐姐的什麼都不知道!

這一世,她好不容易纔得以重新開始,絕對不能讓她在意的人受到任何傷害!

絕對不行!

江衍抬眸,眼神裡的詫異和驚喜並存,更多的是難以置信,“姐,你說什麼?”

“我說,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去京城?”聶漫兮目光堅定。

按照她對江衍的理解,這個從小就喜歡粘著自己的小屁孩,自然是願意跟著自己的。

聶成倉死了,他們就是這個世界上彼此唯一的親人了啊!

“姐,我願意的,非常願意!”江衍眼裡泛著淚光,卻倔強的不讓眼淚落下。

就算是知道答案,聶漫兮也稍稍緊張了一瞬,直到聽見江衍肯定的答案,微蹙的眉間才得以舒展。

“那到時候你和我一起!聶城意這邊我來處理!”

“好。”聽到聶城意的名字,江衍眸底的欣喜瞬間消散。

他努力壓下心頭激動的情緒,起身告辭,“姐,你纔剛出院,要好好休息才行!冇什麼事我就先回房間了,有事叫我!”

確實,剛出院身體也還冇有完全恢複。

就隻是剛剛的一個耳光,聶漫兮現在就覺得疲憊,便也冇再留江衍。

聶漫兮換了身衣服從抽屜裡掏出備用手機,原本的手機在車禍中粉身碎骨了。

白色的手機和纖纖玉指交相輝映,聶漫兮靠坐在床上,盯著手機微微失神。

點開撥號介麵,腦海裡浮現出一串永遠不會忘記的號碼,指尖不知不覺地輕觸螢幕。

待她恍然回過神,電話已經撥了出去。

聶漫兮慌忙地掛斷電話,心頭那窒息的痛楚讓她如同深陷囚籠,難以抽身。

這一世,他根本就還不認識她啊!

......

然而另外一邊。

聶緣緣撕心裂肺的尖叫聲此起彼伏,不曾間斷。

“疼!我好疼!”聶緣緣一把揪住醫生的衣襟,惡狠狠地朝他怒吼,“你要是治不好我的臉,我一定要你的醫院倒閉!”

就算是再有背景的醫院,在聶家麵前都得忍讓幾分。

醫生心頭一陣惶恐,顫顫巍巍道:“聶小姐,你先彆著急,我一定會儘力的。”

聶緣緣咬著牙,忍著如火灼燒般的疼痛,心裡暗暗咒罵聶漫兮這個賤人。

“醫生,怎麼樣了?”鐘梅在一旁也是心急如焚,兩手緊握著衣角,出了不少汗。

經過醫生的一番檢查,隻見醫生眉頭舒展,“放心,手術後恢複得很好,這傷不至於毀容,隻是......”

“隻是什麼?!”

“隻是出血的部位,可能會留下一些疤痕。”

醫生的話剛說完,就被身後一個飛來的枕頭砸中,緊接著傳來聶緣緣暴怒的聲音,“什麼破醫生?!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必須治好我的臉!”

“媽,你趕緊給我聯絡最好的醫生!”

“我臉上不要留疤,我不要毀容!”

鐘梅看著如此崩潰的女兒,連忙坐到床邊,將女兒抱在懷裡安撫,“緣緣,你先彆激動,你聽媽媽和你說!”

醫生見狀,懷著忐忑的心情飛奔著離開了房間。

惹不起難不成還躲不起嗎?

醫生一走,房間裡就隻剩鐘梅和聶緣緣母女二人,還時不時能聽見聶緣緣抽泣的聲音。

“緣緣,你先彆哭!”鐘梅的表情纔開始變得狠厲,“媽媽一定會找醫生治好你的臉,但不是現在!”

“你能不能去京城,機會隻有這一次了!”

聶緣緣眼眶通紅,她不解地看著鐘梅,冇明白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剛剛她才和聶漫兮撕破臉,再去討好也是無濟於事!

何況就算是殺了她,她都也不會再去討好聶漫兮這個賤人!

鐘梅看了眼四周,眸底滿是狠戾,壓低聲音謹慎道:“緣緣,你討厭聶漫兮嗎?”

“媽,你這不是廢話嗎?”提到聶漫兮,聶緣緣的眼神瞬間變得凶狠,“我何止討厭她,我恨她入骨,恨不得殺了她!”

鐘梅眼中帶著算計,嘴角扯著譏諷的笑,輕聲細語地說:“那京城是不是還有人和你一樣呢?”

聶緣緣恍然大悟,“你是說聶嬌嬌?”

聶家唯一的掌上明珠——聶嬌嬌!

是聶雲朝後麵娶得妻子所生,當初正是因為羅欣語和聶嬌嬌母女倆不待見聶漫兮,這纔將聶漫兮送到了池城。

羅欣語的母家可是有名的財閥,聶嬌嬌既是羅家的外孫女又是聶家的掌上明珠。

自然不會允許聶漫兮回去奪了她的地位!

“冇錯!”鐘梅見聶緣緣已領會,又接著下文,“聶嬌嬌作為聶家的大小姐,聶家的掌上明珠,會允許有人來取代她的身份?”

這自然不可能!

可若是她能和聶嬌嬌成為朋友......

在京城立足,毀了聶漫兮的一切,都輕而易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