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悠然擦了擦頭上的汗,看著身前也苦苦支撐的宋誌亞和沐春風歎了口氣。

因為遲到,而被演武堂的李先生罰著繞宗門跑三圈。

第一圈跑完,宋誌亞和沐春風就已經是大汗淋漓。

沐悠然這次也冇有引用任何的靈氣,而是實打實的跑著,隻是呼吸上可以引氣入體減輕一些因為劇烈運動而產生的不適。但奈何她如今隻有還小,身體的力量跟不上。

雖然比他倆強一點,但也是感覺有些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