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二人若是冇人要,不如就給我吧,正好我還未曾收過徒弟。一次收兩個也不多。”

冷清的男子聲音從大殿門口處傳來。

沐悠然好奇的回頭望去。

正對上男子微笑的眼神。

而沐悠然看清來人是誰時,直接拉著沐春風跪了下來。

“弟子沐悠然,拜見師尊。”

說完還不忘了懟一下還在懵逼中沐春風。

沐春風這才如夢初醒般開口。

“弟子沐春風,拜見師尊。”

男子看著兩人,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掌門拱手。

“掌門師兄。”

掌門不樂意的撇了撇嘴。

“你若喜歡,領走就是。”

自己這小師弟偏偏這時候來駁他的麵子。

原本他打算給沐悠然個下馬威的,等到冇人願意收她們的時候,他在看視大方的讓自己的大弟子收了她。

既保全了麵子,更是挫了挫她的銳氣,而人還在自己的手裡頭。

畢竟是武骨天成,這資質,放在整個岐雲劍宗也是數一數二的。

可現在,自己的小師弟突然出來強叉一杠。

他覺得很不樂意。

可他能有什麼辦法,自己最疼的小師弟。

算了吧。

自己都一百多歲的人了,還能跟個幾歲的孩子一般較真嗎?

“多謝師兄。”

“那就祝賀小師弟尋得良徒。隻是這沐悠然性子烈的很,怕是難以馴服。”

沐悠然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馴服你奶奶個腿。你拿老子當狗嗎?

咬死你。

“性子烈些好,我君墨染的弟子,自當身懷傲骨。一劍踏破天下。”

君墨染的話讓在場的弟子們都心潮澎湃。

彷彿下一刻自己就能一劍破萬軍了。

收徒大典結束後,各家的師尊帶著弟子先行回去,安排一下衣食住行。

內門的弟子則由掌門的大弟子繼寧遠帶回內門。

從今日起,他們就要在岐雲劍宗呆滿五年,纔可以再次下山。

沐悠然其實在決定來岐雲劍宗的時候就算好了。

這次必然不能再拜掌門為師了。

她寧可去長青峰跟著沐春風擺弄藥材去,然後自己偷偷摸摸的修煉劍術。

就算不行,她都寧可當個普通的外門弟子掃掃地。

因為她打算。

混吃等死。

這劍尊,誰愛當誰當去吧。

她不乾了。

可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的意外。

她也冇想到,最後冇人要她和沐春風時,他會出現。

岐雲劍宗的當代劍尊。

君墨染。

前世,她第一次見君墨染是在他叛出岐雲劍宗的那一天。

具體因為什麼冇人知道,隻是傳說,君墨染和魔界勾搭在一起,狼狽為奸,暗害掌門被髮現後,這才叛逃。

而岐雲劍宗為此還釋出了千裡追殺令。

可有誰能打得過他的。

隻得眼睜睜的看著他走向魔界。

而他離開後,沐悠然就繼承了劍尊的稱號。

前世的沐悠然還因為這痛罵過君墨染。

直到後來她身死後,知道了事情真相。

隻怕君墨染是早已經知道真相,又不肯與修仙界同流合汙,這纔沒得辦法。隻能去了魔界。

所以,沐悠然在看見他的第一眼就覺得,他一定是個好人。

所以,她要拜他為師。

不為彆的,就希望將來他去魔界的時候,順道把他們兄妹也帶走就行。

隨著沐悠然和沐春風拜師結束。

這屆的收徒大典完美的落下帷幕。

眾人從一開始的可惜沐悠然這麼個好苗子,到最後覺得沐春風當真是有個好妹妹,才能拜劍尊為師,羨慕嫉妒恨。

羨慕他有個好妹妹,嫉妒他的妹妹居然為了他放棄掌門關門弟子的身份。

更恨自己不是他啊。

於是麵容俊郎的沐春風在到岐雲劍宗的第二天就徹底的把男修們得罪了一大片。

因為不光羨慕他拜了劍尊。還因為當天晚上的時候,排隊去他窗外偷偷看他的師姐們,可以把雲霞峰堆滿咯。

甚至不久的將來,還傳出岐雲劍宗的新一代的弟子中,有個若天上明月的男弟子。當然這是後話了。

跟著君墨染回到雲霞峰時,已經是接近傍晚,為了讓她們二人熟悉路,君墨染冇有禦劍帶她們回來,而是從主殿開始,慢慢的帶著他們逛了一會兒。

岐雲劍宗很大,當然一天的時間是逛不完的,七峰相連。一座主峰為掌門的雲首峰,學堂和飯堂都在這裡。剩下的六座山峰,圍繞主峰。他也隻帶她們二人去了學堂和飯堂,隨後就是回雲霞峰的路。

回到雲霞峰後,他指著自己的臥房。

“這裡是為師的住處,剩下的都是空房,你二人隨意選吧,明早卯時起床去飯堂用膳,辰時前到學堂上課。午時用過午膳後,去演武堂學武,大概申時結束就可以回來了,這些日子,我不會教你二人,等你們熟悉後,我在教你們用劍。”

“是,師尊。”

“是,師尊。”

沐悠然兄妹二人,恭敬的施禮。

君墨染擺擺手。

“在雲霞峰隨意些既好。我不太喜歡這些繁文縟節。”

君墨染說完就回了房間。

留下沐悠然兄妹二人在院中發呆。

“這劍尊好像和想象的不太一樣。”

沐悠然看著沐春風一頭的霧水。

“有嗎?我倒覺得師尊人很好啊。”

沐悠然對於這一點也是點頭同意。

“這倒冇錯。”

前世她對於君墨染瞭解的實在不多。隻知道他一生未曾收徒,也未曾有過道侶。

獨自一人生活在雲霞峰。

性子孤傲的很。

可如今的沐悠然怎麼覺得他其實是懶的呢。

可又不好去問,隻能想著等以後多相處相處就知道了。

她做夢也冇想到。這答案來的如此之快,讓她措手不及。

她剛剛跟沐春風把房間打掃乾淨後,就見到蔣夜帶著已經換好了弟子服的宋誌亞來找他們二人。

雲首峰的弟子服是白色的。

其他峰的,多數都是一些偏淺的亮色。

而雲霞峰的居然是黑色的。

“為什麼我們的弟子服整的跟夜行衣似的。”

沐悠然撇了撇嘴。

很想拒絕。

蔣夜嘿嘿一笑。

“小師叔常年隻穿黑色你猜為何?”

沐悠然皺眉思索了片刻。

“因為黑色帥?”

蔣夜笑了笑。

”不對,再猜。”

“怕殺人後濺一身血太顯眼?”

蔣夜搖了搖頭這次看向沐春風。

“因為黑色耐臟。”

沐春風給出的答案讓蔣夜挑了挑眉。

他對著沐春風豎起大拇指。

“這些年。你是第一個猜對的。”

沐悠然這下就確定了。

感情君墨染什麼性子孤傲。

其實就是個大懶逼。

耐臟,這是什麼鬼理由啊?

都不如說黑色的帥這個理由好。

況且他還逼著她們一起懶。

她不要黑色啊。

太不符合她美少女的身份了吧!

直到第二日,清晨,她看見一身黑衣神情高冷的沐春風才覺得,黑色好像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