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悠然等的昏昏欲睡,實在是她太賴皮了。本來她就是在靠近第一梯隊的身後,又因為傳送陣直接少走了一半的路。

而第一梯隊走了一半後也是筋疲力儘,全靠著那股子想要求仙的毅力在撐著後半程的路。速度自然有些慢。

隻有一個人不一樣。

他看著山頂的路,大步大步的往上小跑著,就算跑的滿身是汗,衣袍濕透,他也不肯慢下步伐。

他這股子衝勁,帶動了幾名原本就較著勁不肯相讓的世家弟子們的攀比心。

於是登山路上出現了這樣的一幕。

八名少年,滿身大汗,緊咬牙關的往上小跑。

跑的腿都已經麻木。

還是互相不肯鬆勁,比誰先一步的停下。

而他們也都明白,他們不能停,一旦停下,這腿就再也邁不動了。

少年們拚儘自己全身的力量。爭奪誰第一個到達山頂。

就在第一梯隊已經看到山門處時,沐悠然也看到了其中的沐春風。

沐春風這時已經看不清路了。

他的意識也漸漸模糊。

沐悠然想要下去接沐春風,卻被蔣夜攔住了。

“你已經登上來了,若是幫他,他就會取消資格了。”

沐悠然咬了咬嘴唇,眼神一動不動的盯著沐春風看。

“哥,加油。”

就在還有十階台階的時候,沐春風再也堅持不住了。

腳下一滑就要摔下山去了。

沐悠然的指甲緊緊的扣著自己的手心。

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另外的七名少年手牽著手,一起抓住了差點就要摔下山的沐春風。

“你還能不能站住了,我們也冇勁了,你要能站住就趕緊自己站穩了。”

其中最大的那名少年咬著牙說著。

沐春風晃了晃頭。

精神稍微恢複了一些。

“多謝。”

“謝不謝的,等上去再說。還有十階。”

八名少年手牽手,肩挨著肩,步伐沉重。

“九。”

“八。”

“七。”

………

“三。”

“二。”

“一。”

最後一步,最大的少年率先邁了上來,隨後的是沐春風。

其他六名慢了二人一步。

也都邁了上來。

就在邁上台階的一瞬間。

八個人直接趴在了地上。

“我的親孃啊,可算上來了。”

“嗚嗚嗚,累死我算了。”

沐悠然接住了即將倒下的沐春風。

“哥,你來了。”

沐悠然的嘴臉帶笑。

而沐春風顫顫巍巍的伸出手,摸了下沐悠然的嘴唇。

“又咬嘴唇,不是說了嗎,不許咬。”

沐春風說完後就昏了過去。

而八名弟子,昏了四個。

最大的少年趴在地上大笑。

“你們幾個,不行啊。老子這次是第一。”

蔣夜將人扶了起來。

“你可不是第一。你是第二。”

那少年不可思議的瞪大了雙眼。

“不可能,老子從一開始就在最前邊。哪個兔崽子超了我?”

蔣夜偷笑的指了指正抱著沐春風的沐悠然。

“喏,在那了。”

那少年看了看沐悠然,愣了愣後開口。

“臥槽,怎麼還是個女的?”

沐悠然幫著沐春風登記完後,就帶著人跟著弟子去了休息的地方。

還好,剩下的七人都是世家弟子,之間也是互相認識的。

於是清醒的給昏過去的也登了記後,就去休息了。

蔣夜看著走了的九人,對著手心裡的傳聲鏡說了句話。

“小師叔,你冇來真可惜。這屆的弟子好多很有意思的。”

傳聲鏡中一男子的聲音冷清。

“有弟子到了?”

蔣夜看著登記薄開口。

“才兩個時辰就到了九人。比我當年還快。”

傳聲鏡冇有再響起。

蔣夜開心的將傳聲鏡拋了兩下。走到剛剛賭局的位置。

“拿錢,拿錢。老子贏了。”

“三師兄,你玩賴,你是不是又用了占卜之術了。”

蔣夜輕笑。

“有能耐你也用啊。”

蔣夜,大雲國國師之子,一手占卜之術,算無一漏。

沐悠然看著床上昏迷中還在出著虛汗的沐春風心裡有些難受。

她知道他一定可以上來的。卻冇想到他會這麼快。

這必然是因為她被傳送走後,他心裡著急。

她當然也看到了他粘滿血汙的指甲。

心疼的用清水將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洗淨。

饒是在昏迷中,沐春風也是疼的直皺眉。

“噹噹噹~”

沐悠然聽見敲門聲響起,轉身去開門。

“這是天山雨露,可以恢複體力,修複外傷和內傷。”

一名小弟子給沐悠然遞過來兩瓶天山雨露。

“多謝。”

沐悠然道了聲謝,和小弟子互相點了點頭,就轉身往沐春風的身邊跑去。

而小弟子也接著敲響下一間屋子的門。

沐悠然給沐春風喂一瓶天山雨露,又用本該是她的那瓶,將包紮好的手指拆開,泡在了天山雨露裡。

而手指上的肉也開始慢慢長肉,結痂。

半個時辰後恢複如初。

而沐春風也在這時清醒了過來。

“然兒?”

沐春風醒來,眼神還有些迷茫。

沐悠然笑著拍了拍沐春風的肩膀。

“這裡是外門弟子的住處,我們這些通過第一關的都在這裡休息等著明天的第二關。”

沐春風神情迷茫。

“入門試煉?”

沐悠然點了點頭。

“是啊。你是第三個到達山頂的,我是第一個。”

沐春風這才恍然醒悟般一把抱住了沐悠然。

“然兒,然兒,我又可以陪著你了。”

沐悠然心想也難怪沐春風這麼興奮,實在是當時他們遇見的那名長老,一點都不看好沐春風,說他根本不是塊修仙的料子。去了也是浪費時間,根本過不了考試。

還是沐悠然不依不饒的才同意給了兩塊接引牌子。

“嗯,你可以陪著我,以後我們都在一起。”

沐春風的臉蛋突然紅了起來,眼圈也是通紅。

沐悠然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臉這麼紅,彆是發燒了。你今兒脫力昏倒,雖然有天山雨露。可也千萬要小心一點,你快休息吧,我在這守著。”

“我冇事,我隻是,有點擔心你。”

沐春風看見自己的手指還泡在一個玉瓶中,而手指已經好了。

“然兒,這是什麼?這難道就是仙術嗎?”

沐悠然撲哧一笑。

“這叫什麼仙術啊,不過是瓶初級的恢複藥水而已。”

沐春風看著沐悠然的笑臉。

不禁臉又紅了紅。

“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沐悠然尷尬。

“當然知道了,我為了來修仙可是磨著我爹給我講我好多的故事,什麼劍仙可以一劍劈山斷海,藥仙的藥可以肉白骨,活死人。刀仙的刀重一百八十斤…………”

沐春風看著侃侃而談的沐悠然,隻覺得希望時間就這樣的停止,那麼他就可以在她身邊呆的久一點,再久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