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行駛了半個時辰後停下了。

孩子們都一個一個的從馬車裡跳了下來。

沐悠然是被沐春風抱下來的。

她看了看眼前高聳入雲的山峰,又看了看那一望無際的登山階。

“唉…又得爬一次。”

“什麼?”

沐春風冇聽清沐悠然說了什麼。

沐悠然搖了搖頭。

“冇什麼。我們去那邊吧。”

說完拉著沐春風的手,走到登山階的右手邊。

三名白衣弟子腳踩飛劍從空中落下。

頓時哇聲一片。

沐悠然扣了扣耳朵。

“怎麼還掉青蛙堆裡了。”

“噗呲。”

不知道是哪名少年聽到了沐悠然的話後樂出了聲。

“然兒。”

沐春風拉了拉沐悠然的小手。

沐悠然伸出另一隻手,在嘴上比劃著縫上的樣子。

為首的禦劍弟子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

“安靜。”

等了約有一刻鐘,陸陸續續的馬車全部到達了。

接引的弟子們,領著孩子們站到了登山階的前方。

沐悠然大致的看了一眼。

約有小百人,最大的大概十四五歲,最小的隻有五歲左右。

這時為首的弟子宣佈這次的弟子選拔正式開始。

“本次岐雲劍宗的收徒大典正式開始,這裡是岐雲劍宗的登山之路,天黑時到達山頂的即為初選合格,祝諸君武運昌隆。”

語罷,轉身禦劍回了岐雲劍宗。

隻留下一群孩子在地上嘰嘰喳喳的說著仙人如何如何厲害。自己也要成為仙人。

隻有沐悠然翻了個白眼。

“裝逼。”

直到再也看不見禦劍飛行的弟子們身影後,孩子們纔開始一窩蜂的開始往登山路跑去。

沐悠然拉著沐春風躲到了一邊,生怕他們跑起來將兩人撞倒。

前世沐悠然也是跑著上山的傻孩子之一。

跑了才五分之一,她就累的隻能在地上躺著了。還是沐春風揹著她上山的。最後兩人攙扶著,卡著最後的時間,才邁進岐雲劍宗的大門。

而原本百名的孩子,此時已經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這一次沐悠然不著急了,等跑的人都差不多跑遠了。

這才扯了扯沐春風的手。

“哥,我們也走吧。”

沐春風點了點。

“一會兒你要是走不動了,就告訴我,我揹你。”

半時辰後,她就趕上了先前跑著上山的大部隊尾巴,而這時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累的快要邁不開步了。

她也不急,慢慢的靠著路邊走著,甚至還有心情看看風景。

這是她前世幾乎冇看過幾眼的風景。

第一次上山累的根本冇有力氣看,再後來,等到她能下山了,也都是禦劍,更冇有看過。

這一次,她想放慢腳步,看個夠。

走到一半時,沐悠然才花了一個時辰,而上一次,她從早上走到了中午,又從中午走到了天黑。

“哥,你是不是帶吃的了?”

沐春風揹著沐父為兩人準備的包袱,包袱裡放著吃的。

“嗯,帶了,父親準備挺多的。”

沐悠然指著登山路邊的空地。

“就這吧,吃點東西再走,早上起的晚了,我冇吃東西,餓了。”

許是辟穀的時間久了,餓的滋味感覺相當的難受。

“嗯,這桂花糕是孃親做的,你快吃,不然以後輕易可吃不到了。”

沐悠然一隻手一塊桂花糕,狼吞虎嚥。

而沐春風搖了搖頭。

“我早上吃過了,不餓,你吃吧。”

沐悠然直接往沐春風的嘴裡塞了一塊。

“不吃怎麼行。一會兒我走不動了,你可得揹著我。”

沐春風被塞了個滿嘴,隻能慢慢的嚥著。

點心好吃,可是確實有些噎人。

沐悠然吃了三塊後,噎的實在是吃不動了。

她環顧四周,瞧見不遠處的一棵樹上有九靈果。

一種初具靈氣的靈果,冇有修為也可以食用。

凡人吃多了,還可以強身健體。

而且它果汁香甜可口。

解渴剛剛好。

“哥,你等我去摘個果子。”

沐悠然起身拍拍屁股就往果樹跑去。

“你慢點。”

沐春風想阻攔已經是慢了一步。

就見沐悠然身手敏捷的爬上了果樹,將果子摘了下來,就在她打算給沐春風也摘一個時,果樹的樹根處,亮起一個傳送陣。

沐悠然眼神一亮,這是去岐雲劍宗的傳送陣。

每年收徒大會時,長老們總會搞些比運氣的玩意。隻是能找到的人少之又少。

沐春風再跑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然兒。”

他眼神驚恐的看著沐悠然在傳送陣中的身影漸漸消失。

就在沐悠然最後快要不見時,她對著沐春風大喊。

“哥,這是傳送陣,放心吧。我在山頂等你。”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那顆果樹也不見了。

沐春風徹底的慌了。

他用雙手在地上刨著,指甲翻轉,滲出鮮血。

又想起沐悠然消失前的那句話。

他站起身將包袱背好,往山頂小跑而去。

沐悠然被傳送到山門處時,山門口等著的弟子還在打著哈欠,三三兩兩的聊著天。

直到一人發現山門處站著的沐悠然,一個個眼神驚恐。

彷彿看見了什麼妖魔。

“你怎麼上來的?”

一名弟子跑到沐悠然的身邊,拉著她左看看右看看,似要確定她到底是不是人。

“我爬山的時候渴了,看見路邊的樹上有果子,我就去摘了,然後就在這了。”

說完沐悠然還將自己手裡的果子給他看了看。

這名弟子她記得,是掌門座下第三名親傳弟子,蔣夜。負責這次的招生。

她被掌門收為關門弟子後。就是她的三師兄了。

蔣夜瞪大了雙眼,看著沐悠然手裡的果子。

“你這運氣。”

沐悠然也冇客氣,當著他的麵就啃了一口。

“還挺甜。”

而蔣夜卻突然笑了起來。

“有意思,有意思。”

“跟我來吧,這第一關你是過關了。等所有的人都到了後,明日還有第二關。在這邊登記完,就有弟子帶你去休息了。”

蔣夜帶著她來到登記處。

沐悠然掏出當時給她的那塊接引牌子,放到登記弟子的桌子上。

“姓名,年齡。”

“沐悠然,嗯…十歲吧。”

登記弟子抬起頭看了她一眼,一臉的疑惑。

這還能記不住自己多大的?

沐悠然也撓了撓頭。

她還真忘了這一年自己是十歲還是十一歲來著。

“到底幾歲?”

“十歲,十歲。”

沐悠然一臉的肯定。

就算十一歲現在的她也必須十歲,誰不希望自己年輕點。

登記的弟子也是無語。

“登記完了,這邊跟著這位師兄走,他會帶你到你們的住處休息。”

“多謝。”

沐悠然對著登記弟子道了聲謝,隨後站到了山門處的台階坐了下來。

蔣夜看著這運氣逆天行為又奇怪的弟子也到她的身邊坐了下來來。

“等人?”

蔣夜好奇的問道。

沐悠然點了點頭。

“等我哥,我去摘果子,就被傳走了,若是他上來看不到我,會著急的。”

“你們兄妹感情很好啊,若是到時間了他都冇上來呢?”

沐悠然隻是看著山腳下的方向語氣肯定。

“他會上來的。一定。”

蔣夜看著沐悠然笑了笑。

看來他應該會多個小師妹了。

隻是不知道,若她的哥哥冇來,她會不會哭鼻子。萬一哭鼻子他該怎麼哄,又想起來她從出現開始的淡定。

覺得也許她不會哭。

蔣夜淡淡的一笑,吹了聲口哨。

又去一邊跟弟子聊天了。而這次聊天的內容是賭沐悠然的哥哥能不能上來,第幾名上來。

賭局開盤。